如果我是夏日

The Martyr.

中土,再见

Jude-don:

最后一场巨幕版电影开始的最后一分钟时,那个深棕发蓝绿色瞳孔的外国女性才坐到了在我旁边的位置上.


我的位置在倒数第五排,在这个如同古罗马斗兽场形状的巨幕厅里并不惹火,甚至可以说是只有两个人.我和她.


一百四十四分钟的电影,情节我什么都不想说,因为我甚至都不敢去回想了.因为在大约第一百四十二分钟的时候,我身边的女人突然用她的母语说了一句:No More Middle-Earth Again Since Five Armies.我那因为情节而仍然激动着跳跃的心脏突然就被这一句如同冰水一般的话激的停止了几秒钟,合着我戛然而止的呼吸,看向女人的眼睛,还有意外捕捉到的女人在晦暗的电影院中并不明显但已然通红的眼眶中流出的生理盐水.


当我因为她绿色的瞳孔回过神的时候,人几乎已经走散了.我对她尴尬又歉意的笑笑.女人以为是她瞬间的哭泣吓到我了,比我更加尴尬.


我们静止了三秒钟,不愿意笑的我甚至连脸颊都开始僵硬.她显然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我也只能用被嘲笑说'如果扔到爱丁堡绝对没问题'的英语对她匆忙的说一句I'm sorry.随后几乎要摔倒一样的起身,准备逃离这尴尬的静止世界.


起身的瞬间,女人似乎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见.但就在我走在通道上的时候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那个女人,她和我一样全身的黑色,但胸前有一朵白色山茶花,如同是在哀悼一样的服饰.她站起身,抚了抚长裙的褶皱,脱下了一场电影的时间中都没有摘的黑色礼帽,对着屏幕行了一个礼.


我再一次因为这个女人而愣住了.在她起身后显然也看到了因为她而再一次停驻的我.我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再听到催促的时候我才突然将目光脱离了她,但在离去的时候女人的行为才突然让我知道,即便是在异国他乡,她也依旧是一个时代终结的殉道者.她的情怀是我值得遥远致敬的.




The LastSunset Shining The Cold Blood At Zhe Foot Of Lonely Mountain.


The Memory Behind The Pace Is Already Be Buried By Motherland.


But The Legend Will Be Soar With The Eagles’s Circle Forever.


Please Sleep,The warrior I Respected. 


Let Your Martyr To End This Long Hard Journey.


And This Memory Will Be Immortalise Forever.


No More Middle-Earth Again Since Five Armies.


孤山下半冷的血液迎着中土最后的夕阳,


脚步后岁月的记忆已被远离的故土埋葬,


但传奇却永恒随着巨鹰的盘旋并翱翔.


请安眠吧,我敬重的战士.


让你们的殉道者来结束这征途的困苦.


而这段记忆也必然被传颂.


五军之后,再无中土.


或许有一天当我站在新西兰的土地上的时候,我也会对着夕阳,行一个礼.


No More Middle-Earth Again Since Five Armies. 五军之后,再无中土.


这是我对于一个时代的终结致上的,最微小的顶礼.


Thank You For The Creators Of This Great Time:Mr.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To Created For Us A Book Which Is Harsh,Sadness,Fine Design And Beautiful. It Give Us Hope And Courage For A Long Time.

评论

热度(21)

  1. 如果我是夏日圣赛因特 转载了此文字
    中土,再见